弹棉花

之前出去玩拍的照片

那些年的爱恨情仇

前几天高考结束,我和朋友看着网上的各种段子纷纷感叹自己老了,同时又回想起了高中生活。
我高中学的理科,其中语文数学英语我都十分稳定,稳定到什么程度?
语文,要么前面选择题错的多二卷做的将就,要么就是选择题几乎全对二卷做的差,总得分:104,100次里有95次得分都是这样。
英语,我也不知道怎么做的,每次错的题类型都不一样,得分基本都是104,100次里有99次都是这分数。
数学,从小就可以,所以分数也很稳定,124,100次里有105次都是这分数,稳定到我们数学老师对我没脾气。
然后理综,生物,平时也就60分的样子,结果高考大爆发,考了80,(总分90)把我们生物老师高兴坏了,说教我这么久,我人品终于爆发了。
物理,成绩就跟着坐过山车样,最经典的两个事,一个是有一个学期,第一学月考试第二学月考试都是50多分,结果半期考试80多,老师高兴坏了,还多次表扬我,然后第三学月考试30多,老师笑着对我说,“你期末考试物理要是不上70我就让你过个好年。”是的,我们物理老师还是我们系的教导主任,最后期末考试我物理考了71,物理老师看我那眼神我到现在还记得。还有就是高考了,高考物理七道选择题,我错了五道,其中四道都是二选一错的………………
别问我是怎么做到的……
最后高考物理我只考了50多,总分110。
化学,我们化学老师多次逮着我在化学课上不听课,自己做化学卷子什么的,还有做其他科的题之类的,还不爱做笔记,偏偏我化学还不怎么样,就60多的样子,(总分100),多次批评我,我都是累教不改的那种典型,然而有个很神奇的现象,那就是只要在考试前一天我们化学老师怼了我,比如说我一定上不了60,学习态度不端正,化学一辈子都学不好之类的,那我第二天化学一定考的不错,起码上80的那种,对此我保证我都是按平时那样,没有故意整我们老师。于是每逢考试,前几天我们化学老师一定怼我,包括高考前…………
后来高考结束后我们化学老师还特别惋惜这个技能只对我有用。
全班同学笑而不语。
我:…………
这几天高考答案都出来了,好多同学都对了答案,大概知道了自己的分数,对此,提点建议吧。
一、选专业一定要考虑到以后专业发展前景,近几年专业实际就业率以及这个专业的市场饱和度。
二、选学校不要看一本二本来选,而是看你选的专业,每所学校都有他的王牌专业和弱势专业,要看你选的专业哪所学校最好。
三、估计自己能不能被录取时要查这个学校你报的专业的历年录取分数线,就是看这个分数线往年离一本多少分,离二本多少分,大概波动范围是多大,然后就差不多能估计出自己能不能被录取。

关于地震那些事

今天不是汶川大地震十周年纪念日,前天周围的朋友都在讨论地震,我也没多大说自己那时候的事,昨晚不知道为什么睡不着,自己跑去找了当时地震的纪录片来看,然后,整晚上脑海里都是那时候的场景。

08年地震时,我读初一,那时候刚打预备铃,还有两分钟打正式铃,所以几乎所有的同学都在教室,刚开始摇时我还以为是后面同学在摇桌子(他经常摇桌子,把桌子往前推,我和他因为这个吵过好几次),还和他拌了几句嘴,然后就听见外面很吵闹,我们都很好奇,怎么教导主任不管?有一些大胆的学生跑出去看,才发现喊的人是教导主任,再一听,才听见他喊的是地震了,喊我们赶紧跑出来。

瞬间整层楼都大幅度摇晃了起来,我们尖叫着往外跑,头顶的天花板开始往下掉,那时候我们教室在一楼,跑出来很快,当我们跑到操场边时,老师们几乎都在吼,让我们去操场中央,不要在边缘(操场周围种了一排大树,很多年了,十多米高的那种),几个人抱团,相互拉着对方,还往楼上喊老师同学的名字,让他们下来。那时候自己整个人都有些懵,只记得地摇的很凶,人都站不稳,等地震停下来后,老师们一部分让我们按班级聚拢清点人数,一部分去看有没有受伤的,一部分去周围学校(我们那片有两所初中,一所高中,一所小学,都去挨着山脚建的)打听情况。

很幸运,我们学校只有几个人身上有点擦伤,地震停后,有些同学哭了起来,我不明白她们为什么哭,我只觉得整个人木木的,下意识一个劲的往校门走,想回家,然后被朋友一把拉住,带往班级那。

说真的,地震结束了,我才开始恐慌,地震那天中午我婆婆才来学校看过我(那时候我住校),地震那会按我婆婆给我说的行程,地震那会她应该在超市买东西,我那时候四岁的小堂妹还在街上一所幼儿园读小班,那个时间段是她们睡午觉的时间,还有比我小两岁的堂妹在读小学,我爷爷按我婆婆说的是上山做活去了。

我跑去班主任那说我想回家,我家离得近,很快就回去了。周围也有几个同学不停的说他们也想回家,班主任直接说不能,然后让几个班干部把我们看牢。

两个小时后,我婆婆来接我了,婆婆还没找到我,班主任就一把把我拉出来,往我婆婆怀里一塞,让我们赶紧走。走的时候我转身看了一眼,那时候好多家长都来接孩子了,我们班还剩十几个家里实在离得远的,还在那等着,现在十年过去了,当初那些同学的样貌我几乎都记不清了,但我仍然还记得他们那时候看我和我婆婆的眼神。

出了校门,婆婆先是左右看了一遍,然后整个人都有些慌乱,然后一把抓起我的手往家里走,说是走,其实和跑差不多了。路上我问婆婆家里情况,婆婆说地震那会她正在超市,地震一停就去幼儿园把我小堂妹接回了家,然后又去小学把我妹妹接回了家,然后又来接我,我问爷爷呢?爷爷回来了没?婆婆没有看我,只说了句不知道。

后来我才知道,那时候婆婆慌乱是因为来之前婆婆和乡里一个跑摩托的说好的送她来学校接我,并且把我们带回去,但等我婆婆把我接出来时,他已经走了。那时候我还很气愤,觉得对方言而无信,但现在想起来,对方能在那时候还不了解自己家里的情况下送我婆婆来学校已经很好了,后来他也说,刚开始没看到有人伤亡,房屋什么的也没有塌,他以为不严重,等送我婆婆到了学校,他就待不住了,跑去找自己家人了。他说那时候县城里空空荡荡的,基本都是门户大开但就是看不到人,地面上东西散乱着,有时候还能看到点血迹,那种恐慌,悲凉的气氛就跟到末日样,他一辈子都忘不掉。

到家后婆婆就跑去收拾东西,爷爷也回来了,他们搬东西,准备搭帐篷的材料,让我看好两个妹妹。大堂妹看见我就哭了,小堂妹手里拿着糖懵懂的看着我们,不明白为什么她姐姐要哭。

我们隔壁有个比我大一个月的男生,他那时候在隔壁初中读初一,回来的早,就骑自行车去周围近的亲戚家看情况,看到我回来了就跑过来问我们学校的情况,我看见他衣服上有血,我问他是不是受伤了,他没说话,过了一会,问我知不知道他们学校踩伤了几个人,我说我知道。他们学校建校有点久,教学楼是老式的,一栋楼只有中间一处楼梯,在学生拥挤下楼的时候,有人被踩伤了,后来被老师们用自己临时做的简易担架抬往医院,他们走的是山上一条路,那样能节约一半的时间,我们在操场里的都看见了。

他说那时候他正在下楼,就看见前面突然乱了起来,前面走不了,后面又在挤,他感觉他整个人要往下摔,就使劲攀上了扶手,然后从扶手下的楼,衣服上的血是中途经过那几个被踩伤了的同学时飞溅上的。

我瞬间就不敢说话了,后来我一直不敢问有几个人被踩伤了,结果又怎样。

地震后降半旗哀悼那天,我刚去小卖部买了袋盐,正在回家的路上,太阳照的人发晕,路上没有一个人一辆车,家家户户都传来鸣笛声,那一瞬间,我感觉我就像是一个人活在这世上样,急忙往家里跑。

之后一直有余震,有一次,我正在睡午觉,突然就摇了起来,我瞬间惊醒,结果发现就我一个人,婆婆爷爷那时候上山做活去了我知道,但我两个堂妹不见了,我到处找,到处喊,最后才找到,她们去和小伙伴玩了,没有告诉我,我把她们带回了家,然后用绳子把她们手捆在帐篷里的柱子上,不管她们怎么哭闹我都当没看见,直到她们哭着睡着了我也没解开绳子,婆婆回来后,看见这副样子问我怎么回事,我说了,婆婆就解开了绳子,然后从周围树上折下一根树枝就红着眼睛开始打堂妹们的腿。

一个多月后,我们复课了,初三每天上,初一初二轮流上两天,在教学楼里上的课(我们县城在绵阳,挨着汶川那些地方不算远,但很幸运,损伤很小,所以搭建板房上课什么暂时还没有,隔壁高三的都是在树荫下上课,住在操场里)。上课时门窗大开,几乎每个人桌子上都摆了瓶水,有点动静就往外跑,老师们有事没事就去看教学楼地基(我们教学楼那时候地基被摇的一方翘起了地面十多厘米)。

复课没几天,我感冒了,直接重症肺炎,回家呆了几天,等我回了学校,所有人看见我都很惊讶,我也奇怪,后来才知道学校里很多人转学了,去了外地,他们以为我也转学了。

那时候班上有个男生,和我关系很好,看我跟自己妹妹样,一个月没见,他瘦了很多,人也沉默了很多。

我问他怎么了,他反问我怕不怕死?我说我不知道,感觉有点怕但又好像不怕。然后他笑了,说,我开始怕了。

他家所在的那个乡,有个火葬场,他以前经常偷偷和小伙伴跑去看,然后回来说给我们女生听,吓我们。

他说,那天他跑去偷偷看了,那边的尸体太多了,一时烧不完,怕出瘟疫,就往他们那火葬场送了几卡车来烧,他看见了,回去就做了噩梦。平时经常吓我们的他,从那以后再也没吓过我们。

后来读初中,高中,一直有余震,有一次有点凶,就在高考前几个月,老师们让我们去操场等消息,但我们有几个人等了一会儿就偷偷回了教室,回去一看,有一半的同学都已经回教室了,后来给朋友说起,她很惊讶,问我,你们就不怕啊?

我想了想,还真没什么怕的。同学们还经常调侃,说我们就是地震来了不是先跑,而是先发朋友圈的。

高考结束后,独自一人去求学,工作。昨年有一次地震,很小,如果不是我住的楼层高,可能都感觉不到,但我却开始怕了,那晚几乎没怎么睡。

很奇妙,曾经在老家地震,不论大小,我心里都只是有点恐慌,地震过了,我就没多大感觉了,但怕,却没多少,现在长大成人了,在外地不论地震多小,我却开始怕了。

万万没想到

一周前,发现腿上有个囊肿,不大,但为了防止它长大后不好弄,就想着趁现在小,把它割了,于是做了小手术,回家休息了一个星期,今天去拆线。

讲真,当初做手术时就打麻药有点疼,后来开刀缝合什么的都没感觉,我还趁着手术做完麻药效期没过,自己坚强的一步一挪的回了家,途中还去超市买了一堆吃的。

我会说当时我回家的路上好多人都以一种可惜的眼光看着我的腿吗?:)

今天去拆线,我问医生疼不疼,医生笑,只是有点疼而已,不用怕。

于是我放心了,然后…………比当初打麻药还疼好吗╰_╯

除此之外,我还得知了一件事,那就是我的皮肤居然对医用胶布过敏了……

医生也很惊讶,问我你过敏了你没觉得痒吗?

我:………………我以为是伤口在愈合

医生:…………那你这块皮肤红肿了都没发现?

我:…………我平时也没细看这块皮肤啊,顶多就是看下纱布有没有弄脏或是要掉了,再说,毕竟红肿的…………也不是很厉害啊…………

医生:…………

ooc  ooc  ooc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短小短小短小

老梗   想哪写哪





她知道,她是爱着叶修的。

她还知道,叶修也爱着她。

可她更明白的是,叶修对她的爱,不是她想要的那种爱。

她是通过荣耀和叶修认识的。

她至今都还记得与叶修初识的场景,

叶修的温度透过他的那双手传了过来,她只觉得被叶修触碰到的地方很热,她不会说话,也不敢抬头看他,就只是把身旁的荣耀沉默地推了出去,然后她就听见他用很开心的语气说:“是荣耀啊!”她趁他不注意,飞快地抬起头看了叶修一眼,却看见叶修正用惊艳的眼光看着她。她又把头低了下来,整个人都一瞬间僵硬了,但她知道,她的嘴角却是向上翘着的。

在她眼中,叶修也很好看。

是了,那时候荣耀刚刚出来,叶修也才十五六岁,尽管生活条件不怎么好,但叶修也会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的,脸上总是带着笑,整个人就像是会发光一样,让人不由自主地看向他,她也是,所以就算是后来叶修把自己的光藏起来了,她也能在人群里一眼看见他。

她就这样认识了叶修和苏沐秋兄妹两,还有韩文清他们。

那时候的叶修整天都忙,忙着打游戏赚外快,忙着保持生活,还能挤出时间来教导苏沐橙。

后来有一次他们又聊到了那时候的日子,最后叶修总结道:“现在想想,果然就像小时候老师说的,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挤挤总会有的。”

方锐就在一旁似笑非笑,“那叶修大大现在也挤点时间出来呗。”

黄少天在一旁帮腔:“就是就是,老叶你也多挤点时间出来陪陪我啊?我们都多久没过过二人世界了?”

叶修叼着烟,一脸沧桑,“没办法,现在人老了,没力气了,挤不动了。”然后就溜了。

叶修没看见的是他身后方锐和黄少天瞬间沉下来的脸色,她看见了。

这些年,她一直都在叶修旁边看着,她看着他将自己的心一点点掩藏,也看见他数十年如一日的将热情洒在荣耀上, 她看见苏沐秋死的时候,叶修发了一晚上的呆,然后在第二天早上将一切抗了起来,她看着他从最开始喷垃圾话都会不好意思,到最后能从360度全方位打击对手,还专戳对手的痛脚,看着他从抽烟都会被呛到的少年变成了一个大龄烟瘾青年。

现在的叶修,在很多人眼里是一个除了荣耀玩得好,手长的好看就没什么可以讨论的人。就算是荣耀玩的好,在好些人眼里,那也是不务正业。

可在她的眼里,他一直都在发着光。

她爱他。

她爱叶修。

可她从未说出口,她也没办法说出口。

她没那个资格。

每当这时候,她都会很羡慕韩文清他们,因为他们可以对叶修说出他们对叶修的爱。

虽然叶修总会装疯卖傻躲过去就是了。

有时候叶修也会对她吐槽,说他们那群大男人不知道哪里不对,怎么就喜欢上了自己,找张新杰和喻文州这两个来给自己出出主意吧,结果这两个都来凑热闹。

她只是在一旁微笑的听着,她也只能在一旁微笑的听着。

后来苏沐橙也会向她吐槽,什么今天孙翔直接向叶修哥表白了,把叶修哥吓了一跳,什么周泽楷也想表白来着,结果意思被肖时钦和江波涛把意思曲解了过去,但她总觉得他们也对叶修哥不怀好意…………

她看着他整个人的状态都在逐渐下降,她知道,是那群人把叶修逼狠了。

他坐在她面前,对她笑,“果然,现在只有在你这能轻松点了。”

她低下头,抿了抿唇。

她一点也不喜欢叶修现在的样子,她讨厌那群人!是他们让叶修变成现在的样子的!

三天后,孙哲平等人不得不离开兴欣返回自己的战队。

他们的荣耀人物出问题了,现在就算是荣耀的技术人员都无法解决问题。

兴欣的方锐的荣耀人物也出了问题。

幸好,没多久,问题解决了,但离奇的是当他们再次来纠缠叶修时,他们的荣耀人物又出问题了。

“感觉就像是荣耀女神在帮你一样。”苏沐橙总结道。

叶修听到这话愣了愣,然后笑了。

她也笑了。

她爱他。

她爱叶修。

荣耀女神爱叶修。

叶修也爱她。

叶修也爱荣耀女神。

可他们之间的爱是不一样的。

但又怎样呢?她想,只要叶修好好的,她能陪在他身边看着他好好的,就够了。




今天本来也是准备好背书的,站在阳台上,刚气运丹田,然后楼下就传来了哀乐………………

本来感觉不该说的…………但是,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喜丧的缘故,今天的哀乐…………嗯………………有点活泼…………

论我背书的动力

最近几个月都在准备考试,天天背书背到吐,还总是昨天背了今天就忘了ㄟ( ▔, ▔ )ㄏ,今天背完书后心血来潮跑去做了相关部分的题,哦,正确率不到50%,看了看错的题,哦,都是我背熟了的,再看看其中一些我还没背的部分的题,答案是我随手选的,几乎全对…………心情有点复杂…………

小堂妹全程围观,心情同样复杂,安慰我,“没事,姐姐,多记几遍就好了。”

看着自己面前的那堆书,我:“……你确定?”

小堂妹:“确定!我都记得一点了。”

我:?

小堂妹:“比如说骨髓增生性疾病包括真性红细胞增多症、慢性粒细胞白血病、原发性血小板增多症、原发性骨髓纤维化等,真性红细胞增多症诊断时血红蛋白浓度应达到男性>180g/L,女性>170g/L…………”

我:………………………………QAQ

吃午饭时家里人知道了这件事后都不厚道的笑了,小堂妹没笑,十分忧心忡忡,吃完饭后还跑去砸核桃给我吃,家人都笑,告诉她不用管我,我一直都这样,忘性大,人还晃。还给她举例,比如说我初中英语背单词怎么背都记不住,后来做题单选完型认认真真做只对两三个,随手选至少对一半,高中语文英语从来没上过105,因为好多东西记不住,有次考试都到发卷子了才知道当初那套理综卷子背面还有道大题。

小堂妹十分惊讶:“那你当初是怎么考上大学的?我记得你那时候考的还可以啊,差几分上一本。”

我:“数学和理综啊,语文英语保证能及格就行了啊。”

小堂妹:“理综?物理?”

我:“我理综每次都有两科考的好,一科考的不好,但最后三科加起来还是能上240。”

小堂妹眼神瞬间复杂了起来。

想了想她上次的卷子,我:*^_^*


吃完饭,我在床上躺尸。

小堂妹:“姐姐你不看书啦?”

我:“没动力。”

小堂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坐我身旁翻了翻我的书,“姐姐,我突然想到个事。”
 
我:?

小堂妹:“你们这个证是不是必须考的?”

我:“是啊”

小堂妹:“哦,那意思就是今年你考不过明年还要考?”

我:“嗯。”

小堂妹:“那如果今年你没考过的话,岂不是明年还要再背一遍这些书,再做一遍这些题啰^ω^”

我:……………………………………

小堂妹:“现在有动力了吗?”

我:“……………………………………有QAQ”

视频推荐

第一个视频――《识途》,我实在想不到说什么好,感觉太过复杂,最后想了想,还是借用这句诗吧。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6057958?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F2D7A03A-B2A7-420E-9887-E9348C0D9B3711768infoc&ts=1519555043297

第二个视频――《月老》,对此,我想对我的家人说一句,这就是为什么我还是单身🐶️的原因*^_^*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0139129?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F2D7A03A-B2A7-420E-9887-E9348C0D9B3711768infoc&ts=1519555261863

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

视频推荐

墙裂推荐!!!!!!包括舞台剧和这个视频

对此,我只想说,他们真的都是活的!活的翔阳,活的影山,活的西谷,活的小天使们!!!!!!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8825165?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F2D7A03A-B2A7-420E-9887-E9348C0D9B3711768infoc&ts=1517585563086

弄了半天,还是没把这个链接弄好,有兴趣的复制粘贴一下吧😂️

一个脑洞

首先占tag致歉*^_^*

今天突然有个脑洞,以前看过的段子,就是下雨了男朋友们来接女朋友们,路上积水比较严重,第一对男朋友抱着女朋友,第二对男朋友背着女朋友,第三对,身高差比较大,然后男朋友直接把女朋友夹胳肢窝里带走了…………今天突然把影日带入了进去,感觉…………所以,有哪位大大有兴趣把它写下来或者是画出来吗?

真的想不到标题…………

短小  短小   短小  ooc  ooc ooc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背景:人类之子

实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想哪写哪…………

叶修目光深沉的看着床上的自己,眼前仿佛已经浮现出了明天众人发现自己尸体的场景,以及即将铺天盖地的新闻。

#惊!一代荣耀大神竟不堪忍受压力自杀!#

哦,不对,现在是不会宣扬这些事情的,所以很有可能不报道,或者稍稍改动一下吧,比如说:

#惊!一代荣耀大神猝死小黑屋!#

之类的,新闻最后还会加上提醒大家要好好爱护身体,要努力活下去,只要活下去,孩子的问题总会解决的老论调。

想到自己之前看到的那些新闻,叶修不由得翻了个白眼,天知道,自己只是好几天睡不着就吃了两颗安眠药想好好睡了一觉而已。

门口响起了开门的声音,叶修转头看了看,是韩文清他们,每个人都神色复杂,也不知道他们一大早来找自己有什么事,不过,自己现在起了估计已经没什么意思了吧,叶修叹了口气,转过头来,准备再看一眼床上的自己,哦,自己已经被吵醒从床上起来了…………

叶修:………………

叶修,不,阿飘版叶修现在有点懵,觉得自己收到了来自于整个世界的恶意。

十分钟后,阿飘版叶修再次收到了来自于整个世界的恶意。

韩文清他们怀孕了。

对,他们,就是叶修的那群床伴,你问都有谁?不就是那群荣耀大神啰。

叶修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的床伴们,他不知道,在他身旁的阿飘版叶修比他还茫然。

孩子,这个词几乎快成为了整个人类的禁忌。

已经整整十二年没有孩子出生了。

人类从希望到失望,从失望到麻木,只用了十二年。

而现在,他的床伴们却告诉自己他们有了自己的孩子。

叶修只觉得这一切都荒唐的像个梦。

可这个梦太美好了。

叶修以前就想过,以后自己要怎么当爸爸,孩子长大了有叛逆心思了要怎么引导,男孩子要怎么养,女孩子要怎么养,他想过很多很多,多到连苏沐秋都嘲笑他未老先衰。

可这些都没了,他不会成为一位父亲了。

叶修开始了和他们的同居生活,每天的时间都被安排的紧凑,工作,胎教,定时胎监,为之后的事情做筹划,还要想办法瞒着全世界。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叶修却发现孕夫们的状况不太好,他偷偷地去问医生,医生却以谴责的目光看着他,只说让他回去好好和伴侣沟通。

叶修找到了黄少天,平时一向多话的人如今却一言不发。最后还是张新杰开了口,“因为你。”

叶修愣了。

“叶修,对我们而言,以男子之身怀孕的确压力大,可一想到自己是为自己的爱人孕育子嗣,就好像没什么了,可是,叶修,你可以回家向你父亲低头认错,可以和我们结婚,可以做你自己不想做的工作…………”张新杰深深吸了一口气,难得的露出了自己的脆弱,“可你做这些事都是为了孩子,你从未爱过我们,或者说,你从未给我们一个让你爱上我们的机会。”

叶修在窗台上呆了一夜,阿飘版叶修也在窗台上呆了一夜。

叶修当初是没想过自己会和他们在一块的,只是像王杰希说的那样,现在找男找女又有什么区别,反正又不会有孩子,不过是发泄欲望罢了,然后叶修就被说动了,毕竟男性有些方面总比女性洒脱一些,不和散了就行。

后来他们的关系差不多固定了下来,他们又想着和叶修确定伴侣关系,叶修却不愿意,他觉得自己很矛盾,一方面告诉自己这没什么,现在和非人类结婚的都多的是,自己这又算什么?一方面却又始终觉得这不对,一个人的心怎么可能分成那么多份,婚姻就应该是忠诚的,容不得第三人插足。

叶修犹豫了,他把自己困在原地,不愿走出半步。

他们原来只是床伴关系,可现在,他们有了孩子,还是法律意义上的伴侣,一切都变了,可叶修的心,却没变过。
 

从那天以后,阿飘版叶修看着自己开始逐步放开心门,看着自己一点点地爱上他们,看着他们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阿飘版叶修却沉默了下来。

这个世界的自己是这样,那自己在原本的世界不也是这样吗?

看着叶修兴冲冲的准备给孩子取名字,阿飘版叶修看着叶小华,叶小香,叶小鱼,叶小凯等名字,嫌弃的撇了撇嘴,心里却不由自主的羡慕起来,要是让我来,名字一准起的比你好听!


第二天早上,叶修看着熟悉的房间有点发懵,在冲进卫生间对着镜子折腾半晌后,终于确定了这不是梦,那么,之前的那些才是梦?不知道为什么,叶修觉得有点难过。

第三天早上,叶修是被门口的动静吵醒的,起身一看,是韩文清他们,每个人都神色复杂。

叶修 :………………

六个月后,看着叶修起的“叶华,叶香,叶鱼,叶凯”等名字,韩文清等人决定,孩子的名字,还是让长辈来取吧。